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志华(拉巴公)

营建一个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并与您一同分享!

 
 
 

日志

 
 
关于我

龚志华(拉巴公),男,70后出生,一个从农村走入城市的企业职工,一不小心喜欢上了文学,又一不小心成了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1997年开始文学创作,此后经常有小文见诸于各级报端。没什么名气,不认识几个所谓圈子里的人。一直将文学作为一种爱好,我行我索,特立独行。有人戏称才子,其实到底有几斤几两,别人和自己心里都有数。最喜欢的一句格言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网易考拉推荐

陌生的《杨子江》  

2010-01-20 11:49:49|  分类: 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隔多年,今天,一本纯诗歌刊物《杨子江》月刊杂志摆到我面前,封面白底略加黄绿藤叶图案修饰的2010年第一期《杨子江》,一如一位穿一袭花裙的大家闺秀,显出几分羞赧。

一直钟情于诗歌的我,虽然这么我年来并没有写出和发表过有影响的诗歌,但心中对诗歌的记忆与思索却从没停止过。多年前我订阅过《星星诗歌》《诗选刊》《青春诗歌》《诗歌》《诗神》等称之为主流诗歌的刊物,但往往阅读过之后,总感到从主流诗歌刊物上读到的诗歌比我希望读到的诗歌有较大的差距。其原因可能不是我的欣赏水平问题,更不是我故意说那些诗歌不好读。总的而言,我一直觉得当年或现在读到的诗歌大都显得内涵肤浅,看了第一句就知道后面的意思,这样的诗歌再读还有什么意义?所以,经过多次期待并订阅刊物,却一次次得到的是失望,于是只得放手不再订阅什么狗屁诗刊了。这样一来就是五六年。五六年是什么概念,我只记得神州号宇宙飞船都上了几次天,我们国家办了享誉全球的奥运会,很多的人和事都发生了飞跃式变化。而我们的诗刊呢,到现在为止,我除了常常找找那个打工诗人郑小琼的诗歌看看外,似乎对其他人的诗歌印象极不深刻。

 《杨子江》是早有耳闻的,但从来没有看过,不知道它的风格和质量到底怎样。去年单位号召订杂志时,对于每年都会花几百元订些杂志的我,仔细地翻看过有关报刊订阅书,最后在如何选择订一本文学刊物中,经过认真的对比,最后选订了《杨子江》。我不知道2010年有多少人自费订阅了《杨子江》,更不知道《杨子江》杂志的编辑或老总对我们这些订阅了《杨子江》的人持怎样的态度。然而现在我想说的是,《杨子江》诗刊走的也不过是所有诗歌刊物的办刊老套路。从2010年第一期来看,《杨子江》刊发了50多位诗人的作品,作品风格虽然并不完全相同,但都似乎都是前见过的那些风格,我相信编辑们在选稿用稿时一定花了不少心思,至于读者如何评价,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

希望从《杨子江》上找到些好诗看看,这是我订阅它的初衷。也许目前的诗歌刊物都是这样子。关于好诗,或者关于有深度的诗歌作品,从形式与内容上要做到一个“好”字,这绝对是一件难事,而这件难事却要让生活清贫的诗歌的倡导者(诗歌杂志社)来完成,却更是难上加难。从《杨子江》2010年第一期,我还是喜悦地看到了高鹏程先生的组诗《诗八首》,这也许是我这期读《杨子江》的最大收获。

《杨子江》对我而言还是陌生的,之所以陌生,是因为我与它还是第一次接触。虽然这期刊发的诗歌没跟我的心灵发生强烈的碰撞,但这一年,我将每月与它相约。这是我想写下这些文字的意义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