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志华(拉巴公)

营建一个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并与您一同分享!

 
 
 

日志

 
 
关于我

龚志华(拉巴公),男,70后出生,一个从农村走入城市的企业职工,一不小心喜欢上了文学,又一不小心成了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1997年开始文学创作,此后经常有小文见诸于各级报端。没什么名气,不认识几个所谓圈子里的人。一直将文学作为一种爱好,我行我索,特立独行。有人戏称才子,其实到底有几斤几两,别人和自己心里都有数。最喜欢的一句格言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网易考拉推荐

厌 恶  

2009-11-11 11:40:18|  分类: 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为何,近来觉得比较厌恶以前十分喜欢看的那份厂报。厂报很小,4张A4纸大小,已陪伴我度过了十三年的工人生涯。

收发员每隔两天就送一份厂报到办公室,以前我总是迫不及待地打开它并花几分钟浏览一下,再等到有空时仔细地看一遍,或者带一份回家,成为饭后或睡前的一份读物。

我感到曾经那么多年喜爱的这份厂报,而今天却突然像抛弃一位深交多年的老友一样让人苦恼不已。想想这么多年来我在厂报上发表过上百篇小文,想想厂报的编辑们曾厚爱于我的投稿,今天我却居然不喜欢它了!我觉得有一种罪恶感,是再也不热衷于阅读它的罪恶感。

厌恶读厂报的原因,是因为它已经远离了我的思想和所求的意义吗?过去,我曾是厂报最热心的投稿者,曾一度是上报率最高的作者之一,是这份厂报,让我更加爱上了阅读与写作,并将阅读与写作成为无以替代的爱好。厂报给过我的,是鼓励,是对一位平凡工人在写作路上的扶持。它给过我的是曾经每每读到自己被发表的文章时那种激动,是它一次次给过我的那种无与伦比的快乐。可惜,厂报终究不能让我一直喜欢下去,它突然如心灵密友变成一位陌路人。

我知道,这份厂报从第一版到第四版,一如阅读所有的报刊一样,给人感觉是老套,是领导和会议交错产生的“要求、强调、提出、指出”,是形势变化进程中的各种口号,是重复又重复的似非而是的各种活动记录。只有自由投稿者心灵间的密语或洋溢着激情的副刊短小诗文,还可以激起一点点阅读的兴趣。我知道,近两年特别是今年以来,我向厂报写稿投稿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不是没有精力,而是没有兴趣。写了这么多年,厂报与我的关系,其实只是一般的读者与厂报或者副刊通讯员与厂报的关系,其实谁也不欠谁,读不读厂报,喜欢不喜欢厂报,根本上就没有人在乎。

但我真正是厌恶这份厂报了,因为它离我越来越远,它不是我的精神追求。厌恶厂报,或许是因为喜欢而找不到喜欢的理由。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不管怎样,厂报还在编辑出版,还有一些人在阅读。

其实,所谓厌恶,无非也是希望与期待。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